收起左侧

鹰潭北极阁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1140|回复: 0

44

主题

58

帖子

24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40
发表于 2017-5-4 09:1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9c1cae51f3deb48ffc312d13f81f3a292ff5788d.jpg

002iKnqszy76eHvAhX482&690.jpg
原帖作者:彭映水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a240f8a010165lu.html
北极阁,并非空中楼阁;北极阁,是鹰潭人抹不去的情结;探究北极阁,并非心血来潮;北极阁,曾是鹰潭设坊年代的地标,今日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、街谈巷议的话题。笔者聊撰此文,仅属学习札记,有误之处,万望谅解。
朦胧北极阁    炫目夜明珠
打开百度搜索,北极阁在全国记载只有四处,其实共有五处,分别位于南京、济南、北京、南通和鹰潭五地。
南京北极阁: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康熙帝南巡,曾登临鸡笼山,畅观金陵山川古都风貌,题有“旷观”二字,后地方官员在此立碑建亭,以“北极”命名,可能阁址位于六朝古都之北有关。
济南北极阁:始建于元代,明永乐年间(1403—1424)重修。整个建筑由前后两殿和东西配房及钟鼓楼组成;前殿中供真武大帝塑像,上悬“位极天枢”一匾,配祀青龙、白虎等十八尊道教民俗泥塑彩绘神像;后殿内供奉真武大帝父母塑像,该阁筑于高台之上。
北京东城区东单北大街路东,有一条胡同叫北极阁。其巷之命名始于清道光年间。在此建筑了一座二层佛楼,命名为北极阁,取其北极生水用以克火之意。如今,北极阁不复存在了,但当地居民慎火之心常在。
  南通北极阁建于东晋咸和三年(公元328年),迄今已有1681年的历史。它是南通古城北城门的遗址,也是南通古城墙的唯一遗迹。然而,由于种种原因北极阁城墙遗址其独特的文化历史价值被湮没。
鹰潭北极阁:原址在贵溪富蕃(富畈)金屯鎮境內,重修迁址在鹰潭龙头山东侧,曾是鹰潭坊的标志性建筑,毁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。近年来,许多仁人志士、市民朋友希望在市区重建“鹰潭北极阁”。
关于鹰潭北极阁遗址的探访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关注。近日,杨一迟先生提供了鹰潭北极阁旧地的一张珍贵照片。杨一迟是鹰潭著名摄影家,他拍摄的照片也许是北极阁的断墙,由红石砌成,仅能分辨出一堵墙上的新旧红石而已。
还有,原鹰潭退休干部周锦富先生,生于1937年,老家在浙江萧山,1939年跟着父母逃难来到鹰潭。至今,他在鹰潭生活了73年,在城建部门工作了42年,他认为自己“对鹰潭历史沿革略知一二,特别对历史文化古建筑,曾做过一些调查。”
  周锦富介绍:北极阁是饮茶作诗、下棋,乘凉,是文人聚集的地方,当时官方消息都来源于此。到了晚上可观赏北极星,所以称北极阁,它是一个宁静雅致的好地方。1942年被日寇炮弹炸毁阁楼,到了“文革”期间,原本要作为“四旧”拆除,幸好阁内住着三户居民,免受破坏,直到上世纪80年代,北极阁因年久失修,又被白蚁吃空,成为危房,才由房产部门拆除。
年迈百岁翁    话说北极阁
如今,北极阁遗址已改造成滨江公园,镌刻着“老码头”的新牌坊下,整个北极阁剩下的唯一残迹已完全湮没了。虽众说纷纭,但是作为一座丰碑建筑和一段悠久的历史,却是所有鹰潭人永远抹不去的情结,人们呼吁着,盼望着北极阁的重建。笔者有幸巧遇百岁翁,呤听了老人讲述北极阁的故事。
老人名叫梅和祥,安仁(余江)县春桃乡人,生于1918年2月,按鹰潭的习惯喊95岁,如果加上闰月计算,早已超过一百岁了。别看老人年纪大,可他身体很健康,耳聪目明,腰身硬朗。笔者发现,在与老人交换手机号码时,他的记忆力简直能与年轻人PK,梅老告诉笔者,去杏园菜场买菜,他的口算速度超过一般人使用计算器。
梅老是鹰潭的元老,谈及北极阁他最有发言权。梅老告诉笔者,1935年刚满18岁的他为躲壮丁,孤身一人来到鹰潭谋生,第一天晚上,他就露宿在北极阁。梅老说,那时的北极阁有三层,石木建筑,底层建在拱形城门洞之上,城门洞也叫“水门洞”,深二丈约有斜坡,宽一丈有余,两边是青石踏步,中间是麻石,底层高约一丈半。当时的北极阁朝向座南朝北,石木结构挑檐飞角,四周为回廊,城门洞上刻有“北极阁”三个大字,据说是贵溪人邵扬芬所书。
梅老讲,来到鹰潭已身无分文的他,由于人地生疏,白天他就在大码头做搬运,晚上为省钱找住处,于是就把北极阁当成了他的家。一夜闲来无事,他偷偷地爬上了三楼屋顶,近距离目睹了北极阁上夜明珠的尊荣:夜明珠状如二个宝葫芦叠加在一起,呈桔红色,其实它仅是一个瓷瓶,为何夜色越浓它光亮越大,梅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据梅老回忆,1942年6月间,日寇飞机轰炸鹰潭时,把北极阁的第三层阁楼炸坏一半,从此,北极阁上的夜明珠也就消失了。
梅老跟北极阁很有缘分,梅老说,1935年他来到鹰潭大码头当了几十日挑夫,因不懂行规,又无“大哥关照”,活干得多钱拿得少,于是就转行帮工做豆腐。该豆腐店就紧靠北极阁,在龙头山东峰东侧半山腰上,每天他都在信江河里挑水,上上下下从城门洞经过,出了城门洞口二三脚路,往右拐上踏步(红石凿成的)就到了豆腐店,帮工三年他做事勤劳,老东家待他好教会了他技术,21岁开始就让他独立门户做豆腐。
梅老说他独立做豆腐还是在老东家的隔壁,图有个照应。那里租住了12户人家,旁边(往下走)有个刘相公庙,庙中有石牛石马,他都见过,传说夜间会走路会飞。梅老说他从18岁(1935年)到38岁(1955年)一直在北极阁旁边做豆腐20年,解放后由豆腐社到酱油厂办公室上班,直至退休还一直在那老地方居住。
梅老还特地到北极阁遗址现场,豆腐坊旧地,向笔者讲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话题:1942年6月,日寇飞机在龙头山东峰投下了三发炮弹,一颗落在北极阁边上,阁旁的刘王庙与古戏台毁于一旦,北极阁顶部被炸毁,夜明珠不知去向;一颗未爆炸,斜插在离现在的“如意亭”北面一丈远的地方,后被几个警察搬走;一颗就落在他的住房边,房子被炸掉一半,捡回的衣服上满是小弹片。“在一颗大樟树内至今还嵌有一块大弹片,不信!我带你去看!”梅老说。
来到老樟树下,梅老一边讲述他的故事一边指给我看,最后他动情地说:“日本鬼子真坏,国民党不行,共产党好”。老人对我说,待北极阁重建后,他希望在新的北极阁举行百岁寿庆,我答应他定会为他祝贺。老樟树饱经风霜,虽然伤痕累累,但仍然枝繁叶茂;老人历经百年沧桑,如今他子孙满堂,笔者祝愿他幸福地安度晚年,一定会如愿以偿。
巍巍龙头山    风雨写春秋
蜿蜒西流的信江,在鹰潭龙头山下形成了一个U形的大弯,或许是当地历史的厚重,使得江水在这里回旋成一个深潭,然后缓缓地向西流去。
据史料记载:秦始皇二十六年(公元前221年)统一中国,实现郡县制,“馀水”地域以城邑馀干之名命名为馀干县,管辖着当今的赣东北疆域。至梁文帝陈天嘉中(560-566年),馀干析兴安故地置安仁(余江)县。到唐永泰元年(765年)馀干析晋兴之玉亭故地与弋阳西境置贵溪县。
明末清初临川诗人刘命清(1610-1682)游览龙头山时,曾吟诗一首,诗名就叫“鹰潭”,诗中写道:“不畏前溪冷,鸡鸣逐晓星,风霜欺短鬓,身世信浮萍。鹰眼寒潭碧,龟纹石壳青。无劳嗟远役,百里见乡亭”。另据清光绪已未年(1895年)重修的《桂氏宗谱》记载其始祖桂友谅,贵溪县令张铎曾于1296年慕名到鹰潭访问了他。从上推论,鹰潭地名早在宋朝时就有了。
   有朋友讲得好,要重建北极阁,就要弄清楚原北极阁是何时何人为何而建,有何历史价值?这就需要考证后再定取舍。鷹潭的北極閣建在哪個朝代?说法有多种:
一、根據清代同治十年版的貴溪縣志卷二之四的“北極閣”下註明:在富蕃,潘姓重建。增。富蕃,即今之富畈,貴溪俗話叫渡坊,在金屯鎮境內。後面的“增”字值得注意,說明同治十年(1871)以前所修的貴溪縣志漏记或無記載:很遺憾,北極閣何时出现在鷹潭大码头还是个迷。
二、关于北极阁,天师府资深文化人徐才金先生,撰写了一段凄婉感人的故事:相传鹰潭北极阁本为楼底桂家一巨富“万俚胡子”所建,建成后当作其独生爱女“桂千金”的绣楼。早在发家之前,“万俚胡子”就将其女儿许给了童家朱坊一秀才。大比之年,秀才向他借钱赶考时,万俚胡子撕毁了婚约。
  数年后,朱秀才历尽艰辛,于万历十一年(1583)考中进士,衣锦还乡。他不知桂千金为他守节拒嫁,遂另聘了淑女,完婚之日,街市笙箫鼓乐齐鸣,惊动了阁上桂氏千金。当得知未婚夫另娶,桂千金顿时万念俱灰,纵身跳楼而亡。秀才知道个中原委后,遂以太礼迎尸归葬。桂千金墓在上世纪末仍有残墓,座落在童家境内。可惜关于辩白这一段传说真伪的文字记载谁也没见过。若“秀才”果是“朱星耀”的话,徐先生推测,北极阁应是建于明嘉靖末年至万历初(即公元1566-1573年)之间,但同样查无文字记载和史料佐证。
三、,鹰潭北极阁的来龙去脉还另有一种说法,那就是与贵溪历史文化名人谢枋得的母亲桂氏有关,据史料记载:
谢枋得(1226——1289),字君直,号叠山,祖籍江西贵溪,迁居弋阳县周潭乡儒林里(今叠山镇)人。据宋代《宋宝祐四年登科录》载:“二甲四十人,第一名谢枋得,字君直,小名钟儿,小字君和,年三十,治赋兼易,一举本贯信州贵溪县,居弋阳儒林里。”(见《四库全书》史部·传记类·三、总录之属)
德祐元年(1275)谢枋得以江东提刑、江西招谕使知信州。明年正月,师夔与武万户分定江东地,枋得以兵逆之,使前锋呼曰:“谢提刑来。”吕军驰至,射之,矢及马前。枋得走入安仁,调淮士张孝忠逆战团湖坪,矢尽,孝忠挥双刀击杀百余人。前军稍却,后军绕出孝忠后,众惊溃,孝忠中流矢死。马奔归,枋得坐敌楼见之,曰:“马归,孝忠败矣。”遂奔信州。师夔下安仁,进攻信州,不守。枋得乃变姓名,入建宁唐石山,转茶坂,寓逆旅中,日麻衣蹑履,东乡而哭,人不识之,以为被病也。已而去,卖卜建阳市中,有来卜者,惟取米屡而已,委以钱,率谢不取。其后人稍稍识之,多延至其家,使为弟子论学。天下既定,遂居闽中。
谢枋得妻李氏,饶州安仁人也。色美而慧,通《女训》诸书。嫁枋得,事舅姑、奉祭、待宾皆有礼。枋得起兵守安仁,兵败逃入闽中。武万户以枋得豪杰,恐其扇变,购捕之,根及其家人。李氏携二子匿贵溪山荆棘中,采草木而食。至元十四年冬,信兵踪迹至山中,令曰:“苟不获李氏,屠而墟!”李闻之,曰:“岂可以我故累人,吾出,事塞矣。”遂就俘。明年,徙囚建康。或指李言曰:“明当没入矣。”李闻之,抚二子,凄然而泣。左右曰:“虽没入,将不失为官人妻,何泣也?”李曰:“吾岂可嫁二夫耶!”顾谓二子曰:“若幸生还,善事吾姑,吾不得终养矣。”是夕,解裙带自经狱中死。
相传筑湖(又称烈女湖),位于余江县画桥镇境内,据《江西通志》载:“长女谢葵英,适安仁通判周铨,早寡无子。母父阖门尽忠于国,葬父后,遂尽鬻奁赀以造桥,桥成,投水死,乡人嘉之,名其桥为孝烈至今存焉。”后人多有诗文颂扬此事。
据元盛如梓《庶斋老学丛谈》(见《四库全书·子部·杂家类》)载:桂氏,枋得母,贵溪人,封硕人,生于宋光宗绍熙五年(1194年),卒于元至元廿三年(1286年)二月廿六日,寿九十三岁。元兵南下时,叠山先生率众勤王,溃散而遁。兵至上饶,拘谢母,必欲得其子。母曰:“老妇今日当死,不合教子读书知礼仪,识得三纲五常,是以有今日患难。若不知书不知礼仪,又不识三纲五常,那得许多事!老妇愿得早死。”语言雍容,无愁叹之意。主者无如何,遂释之……桂氏尤贤达,自枋得逋播,妇与孙幽远方,处之泰然,无一怨语。人问之,曰:“义所当然也!”人称贤母,满门忠烈,桂氏后人为记念这位伟大的母亲,就在她年年驻足,思念亲人昂望北斗的信水(信江)边,修建了一座望江楼,后人称“北极阁”。
鹰潭北极阁始建于何年,笔者认为当在1289年——1775年间,据民间传说及鹰潭桂氏家谱存有部分记载:清乾隆40年(即1775年),清贡生桂万林捐资善事,在白鹭港兴建了五孔拱形白鹭桥,并重修了鹰潭北极阁,也就是梅和祥百岁老人所见的三层北极阁。
以上据《宋史》列女传、《昭忠录》、《神道碑》、《褒崇忠节疏》,元盛如梓《庶斋老学丛谈》、《叠山集》上程雪楼御史书等查考,葵英事据《江西通志》。
另本章节引用了谢燕颉所作《满门忠烈谢枋得》,来源于叠山廿六世孙祁州谢振卿子季甫整理作品,以及天师府徐才金先生、贵溪网友芗溪过客撰文等一并致谢!
滔滔信江水    流抒桑梓情
龙头山在细雨中像一幅水墨画,古樟幽幽、往事沉沉……山脚下,信江水涌动着一股股追溯历史的浪花。在鹰潭这片古老的土地上,曾经发生过无数次惊天动地、可歌可泣的历史事件,不论它是流传在百姓的口头里,还是记录在地方志史料中,都具有浓烈的感染力。
    翻开史料,鹰潭在秦汉时期是余干县下辖的七乡之一晋兴乡下属的一个村坊。相传,秦末陈胜、吴广起义时,长沙王余干人吴芮百越响应,并与女婿英布在鹰潭坊招兵,挥戈反秦。历史上的战争离乱、朝代兴衰,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,同时也涌现出许多英雄豪杰。南宋末年,元兵大举南侵,作为鹰潭桂氏的外甥谢枋得,在国家危亡时力主抗战,他在贵溪、安仁招募民兵防守信州,抗击元兵南下,当年鹰潭的大地上,信水河岸的水门洞前,奔赴前线的乡兵足迹已经消失,那金戈铁马的场面也只有在史料中闪现,谢枋得被俘绝食为国殉节,名垂青史。
在这位英雄的身后,有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——桂氏,据《宋史》列传第二百一十九载:枋得母桂氏尤贤达,自枋得逋播,妇与孙幽远方,处之泰然,无一怨语。人问之,曰:“义所当然也。”人称为贤母云。她的丈夫谢应琇,枋得父,从政郎,浔州佥判。宋理宗淳祐八年忤上司广西转运使董槐被冤劾而死。而在这位普通的妇女心目中,认为“义,所当然也”。正是这种不屈不挠的浩然正气延续在历史的进程中,永远铭记在鹰潭人的心坎上。
岁月的风雨可以剥蚀石刻的字迹,而亲眼目睹的历史让后人刻骨铭心。到了近代,据上海二军大离休老干部施天福先生讲述:我生于1931年,1949年5月余干解放时我刚巧18岁,6月6日我手捧盖有长方形鲜红公章:“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五十师政治部之印”的介绍信,从余干坐一只小渔船,溯信江逆水而上,经两天两夜抵达鹰潭老码头,在北极阁找到赣东北贵溪分区卫生处范处长报了到,从此他就正式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。
施老也跟北极阁有不解之缘。49年8月1日,施老离开鹰潭北极阁到上绕,后经南昌、九江,10月1日抵达武昌时,万民欢腾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。10月10日到达湖南岳阳,11月抵达贵州省清远县,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,1951年9月17日19时30分施老跨过鸭绿江,投身抗美援朝。1953年11月15日回国,54年又回到了鹰潭北极阁驻地,参加鹰厦铁路的建设,北极阁留下了老人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……
从古到今,在鹰潭古老的大地上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,有当地子民,有外来客人,给鹰潭的历史增添了厚重与悲壮的血泪警示及教训,而在历史上许多涉足鹰潭的文人墨客,又给鹰潭的山河赋予了如诗如画的装点。
鹰潭北极阁是号令台,是观象楼,是聚墨轩、古越文化一直在编织着人们登临北极阁的情愫。高耸的龙头山它顶天立地,任人欣赏,山下的深潭,更有不尽的深意,也许还有更丰富、更深厚的地域文化底蕴值得人们去挖掘、去找寻、去欣赏。用欣赏的目光去看待重建鹰潭北极阁,你会发现北极阁是一首诗,是一首吟诵英雄的诗,你领略不完他的民族精神;北极阁是一曲歌,是一曲歌颂母亲的歌,你吟唱不完她的忠爱和伟大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选推荐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